Only this shape

极度社恐
Life has no meaning
Only this shape
感谢每一刻

【泗源】请你给个好评

一些写在前面的废话:

2000+小短篇,某天睡前脑洞的产物,在final期间居然胡乱写出来了。

感谢自己在奇怪的时间点入坑,谢谢两位小朋友。

不要上升真人和查理。

流水账文笔请见谅,ooc归我,十分感谢。







星期五中午吃饭的时候贺峻霖给张真源发了一个链接,说是点进去有惊喜。他怀疑了一秒钟,还是点进去了。



页面上显示的是“你最想要的东西,马上就送到”。



切,什么破广告。退了出来,屏幕上却又跳出来一条消息——“派送中”。



我靠,这个做的还挺像回事的。



把手机扔进衣服口袋。







今晚爸妈不在家,张真源就在学校附近随便吃了点再回去。



正当他哼到自己忘词的地方时,他对眼前的景象和这个世界产生了一些怀疑。



家门前站了一个低头玩着手机的陈泗旭,脚边还有只抖动着身体在自嗨的查理。



张真源心想,噢。



嗯?



这是啥?







“泗旭?”



“哦你回来了啊,好晚啊。”陈泗旭视线没有离开手机。



“你怎么在这里?等了多久啊?”



张真源手机响了一下,是上午那个微信小程序的消息,“已签收”。自己都快忘了这回事,但这签收了个毛毛球啊?


他刚掏出钥匙,陈泗旭就一把拿了过去,他顺势抱起查理,手感还是一样的好。



不过张真源还是没有忘记内心的疑问,小心翼翼又暗自开心地用胳膊肘碰了碰陈泗旭的胳膊:“你怎么突然来了?”



“签收了就给个好评呗。”陈泗旭没头没尾地扔下一句话。


这句话——



哇,你小子原来在耍我。







一进房间陈泗旭就躺在床上开始横着屏幕打游戏,刚想叫身边的人一起开一局就看到那人默默地从书包里掏出作业。



查理在角落看了床上沉迷游戏的人一眼,不屑与之为伍。它求知欲突发,开心地蹦到张真源怀里试图汲取数学知识。



等他结束了这一局,起身去到书桌前,却发现张真源只写出了那么三道题。



“切。”



“高中的知识和初中的不一样……”



陈泗旭继续盯着他。



“呃,其实我平时做作业很快的。”



盯。



“我今天有点分心……因为查理在我腿上!”



(汪。)



“那个什么,你喝可乐吗?”



点头,“但是我饿了,我没吃饭”。



看来今晚是写不成作业了,张真源把台灯顺手关上,伸了个懒腰:“查理走,吃东西去!”



“我想吃烧烤。”



“你不吃饭啊?”



“我说了我想吃烧烤。”



“行吧行吧,走走走。”张真源看着听到答应后眼睛笑得眯起来的陈泗旭,顿时心花怒放,“我请客!”



“你难道还想让我AA?”



……







回到家后张真源迷迷糊糊就被陈泗旭推进了浴室,门从外面被关上他才反应过来:“喂我衣服都没拿!”



“嗨呀我给你拿!”



张真源还是冲回来房间迅速拿出衣服,正准备想想要给另外那个人拿什么衣服的时候发现陈泗旭已经开心地挑好了。



张真源心想,还好自己又长高了,等下出来还是要坚持喝牛奶! 



洗完澡后两个人干脆一起窝在床上打游戏,玩累了就唱唱歌,把这几天互相甩给对方分享链接的歌全哼了个遍。



在两个人总计打了第三十个哈欠的时候,陈泗旭先向睡意屈服了:“被子呢,我要打地铺。”



听到主人要和自己平起平坐同一高度睡觉的查理非常开心,追着自己的尾巴嗨了起来。



“哇泗旭你不至于吧,我不会把你踹下床的。”



“睡地板凉快。”



陈泗旭自顾自地把插着张真源手机的充电器拔下来再插上自己的,完美地把他困在了自己和床头柜之间。



“要不我去睡沙发?”



“不。”



“那你睡沙发?”



“不,我要和你睡同一间房。”



张真源举手投降,憋住气从横在自己胸前的充电线下溜出去,去柜子里翻被子。







“睡了啊,你关灯。”



陈泗旭抬起一只脚就把开关关上了。



“泗旭晚安。”



“晚安。”







第二天早上当然是张真源先起的床,他看了看在地铺上窝成一团的陈泗旭,轻轻叫了他几声,陈泗旭嘟囔了几句。



张真源想让他到床上去接着睡,陈泗旭含糊地嗯了两声,蹬了蹬被子又继续回到梦里,他只好给他掖了掖被子。



等到他买好早餐回来,陈泗旭依然半梦半醒,花了整整十分钟才被哄起来。毕竟今天还要去公司练习,陈泗旭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没有看手机吃完了早餐。







在公司门口,陈泗旭突然停下脚步:“你先上去。”



“你要去做什么?” 



“有点事,你先上去就行了。”



张真源一脸懵地看着陈泗旭消失在电梯缝的视线里,下一秒门又开了,进来的是贺峻霖。



“我还以为是泗旭呢。”



“啊?真的假的我没看到他啊。”贺峻霖对着电梯专心地摆弄自己的发型。



“不会吧我刚刚还听到查理在叫,就你进来前一秒。”



“真的没有,你不要骗我,你是不是出现什么幻觉了。”贺峻霖对于今天的发型很满意。



“诶你还好意思说我。昨天就是你给我发的消息吧,你们是不是联合起来逗我啊?”



贺峻霖没有回答,顶着满意的发型走出了电梯。







什么情况?张真源一脸懵地进了公司。



他晕乎乎地坐下,单手给陈泗旭发了条消息问他什么时候上来,另一只手向书包拉链伸去。



贺峻霖一屁股坐在他旁边,及时地打断了他的行为:“诶你不要做作业了,你先去练声。”



“为什么要我先去?我想……”



“快去快去!”



“哎呀你真的是……”张真源只好起身去声乐室。




刚出办公室门却被一个飞速移动的影子扑过来,小东西的主人在后面双手插着外套口袋不紧不慢地走过来,慢条斯理地开口:“查理过来。”



查理不屑一顾地甩头,开始试图蹭进张真源的怀抱。



陈泗旭也没再说什么,丢给查理一个看向叛徒的眼神,转身就走。



“哎哎哎,我要去练声的啊。”张真源一遍撸着狗毛一边说。



陈泗旭头也不回:“我不管,你陪它玩。它想你了。”



“哎呦怎么那么想我啊,昨晚不是待了一个晚上吗。”张真源边抚摸着查理的脑袋边想追上前面的人,



“你说什么呢,昨晚它一直和我在一起好吗。”



陈泗旭和平时一个淡定的表情让张真源今天第不知道多少次陷入迷茫:“啊?昨晚你不是自己突然跑到我家住了吗?”



“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真源儿你清醒一点。”陈泗旭直接飙出了重庆话。



陷入自我怀疑的张真源并没有发现某人突然变得轻快的步伐和快要藏不住的嘴角,开始自言自语:“我明明记得自己点了确认收货的啊,能不能给差评……”



“汪!”



“啊啊啊对不起查理我继续揉你,继续继续。”张真源注意力重新放回了怀里,查理却不领情,又叫了一声。



陈泗旭晃进声乐室前一秒回了个头:“它的意思是说请你给个好评。”



查理像完成任务似的心满意足瘫成一团,张真源愣住,脑海里莫名播放敖子逸的声音:“这个people……”



路过的贺峻霖一蹦一跳,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样,这个惊喜不错吧,要不要请我吃个章鱼烧?”



张真源脑内再次浮现敖子逸的声音:“这两个people……”







某天中午,陈泗旭吃饭中,对话框突然跳出来一条消息,“你最想要的东西,马上就送到”。



接着又一条“亲,满意的话请你给个好评噢”。



他噗嗤一声笑出来,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点击——



“张真源你可以不可以不要那么蠢。”



其实是,张真源你可以不可以不要那么直接。



我好歹是让别人把消息发给你的啊!



对面发来一个委屈的小熊软糖表情,陈泗旭吸了一口酸奶,回复:



放学以后我去等你。



删掉。



放学以后路口见。



想了想又加了一条:



查理也很想你。







瘫在家里地上的查理突然打了个喷嚏。



一定是因为自己的一只脚不小心出界,伸到冰凉的地板上了,一定!


End.